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 > 修真小说 > 二青 > 第210章 舍利金丹

第210章 舍利金丹

    “咦?你这大和尚,居然还留有前生记忆?”

    那白影……那白影正是从青城山一个人跑出来散心的大白。

    其实散心是假,出来了结恩怨才是真。

    只是,这个事情,她不想将二青拖进来,毕竟是私人恩怨。

    “哼!贫僧修行近百年,早已记起前世今生,有何奇怪。倒是你这妖孽……”大和尚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大白打断了。

    “一口一个妖孽,简直不知所谓!七百年前,你欲杀我,今天我夺你金丹,咱们两不相欠,再会……不,再也不必会!”

    大白说着,身形一闪,遁身远去。

    法海见此,大吼道:“白蛇,七百年前,贫僧慈悲为怀,放你一条生路……”

    “慈悲?可笑,若非小牧童救我,我早已身死数百年了!”

    大白的声音,远远传来,直至消失。

    大和尚目眦欲裂,佛门的嗔戒,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不相欠?不,你欠我太多了。你们师姐弟,都欠我的。夺我造化,害我正果。白蛇,青蛇,你们等着,我会找到你们的!不管是一千年,还是一万年,我都会找到你们,宰了你们!”

    大和尚法海对天怒吼,看得那些跑过来看个究竟的和尚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法海禅师这么失态的时候。

    月明星稀。

    罡风荡荡,云雾缈缈。

    大白于云端之上漫步,衣袂与青丝,随风舞动。

    她伸着手,接住从嘴里吐出六颗金丹。

    金丹上弥漫着佛光与瑞彩,这是舍利金丹,一般妖类是不敢轻易将其吞入腹中的,因为那佛光对妖类而言,是一种剧毒。

    不过,对于大白而言,这佛光对她却是伤害不大,因为她身上有功德金光相护,阻挡这佛光的伤害。

    一如当年二青于西边那座神山前,借功德金光,躲过那普照的佛光一样。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功德金光虽能抵挡佛光,却是与佛光相互抵消。等她回到青城山时,舍利金丹上的佛光虽然消失,但她身上的功德金光,也已被消耗个一干二净。

    当二青看到大白回来时,看着她,不由暗里轻叹了声。

    二青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大白知道,其实二青已经知道了。

    见二青未说她,大白便道:“师弟就不想问我点什么?”

    二青闻言,沉默了下,末了笑道:“师姐心情好些了么?”

    大白看着他,末了道:“师弟觉得,我这般做,是错是对?”

    “师姐心情如果好了些,那便无不妥。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恩怨分明,亦非坏事。”二青如是道。

    大白看了他一眼,望着湖面波光粼粼,而后伸手掠了下被湖风吹乱的青丝,道:“虽说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但我这般做,亦是夺人造化,害人正果,与害人性命,其实并无甚区别。”

    “师姐可愿与我仔细说说?”二青问道。

    他只算出大白去干坏事,但却没有推断出对方是法海。

    不过,虽推算不出来,但他也能猜得到。能与大白结下大恩怨的事情,其实也就只有大白跑到偷盗法海金丹这么个事了。

    大白盗丹,与法海结怨,这也不能说她错了,因为法海当初确实是差点害了她性命。虽说法海是捕蛇人,以捕蛇为生,捕蛇杀蛇于他而言,是最正常不过的生存之道。

    可不能因为他为了生存而害蛇性命就是对的。

    可以理解,但不能赞同。

    就像兵灾年代,人饿极了会吃人一样。

    饿了要吃,这可以理解,为了活命,吃别人,这都能理解,死道友不死贫道嘛!但理解归理解,这种事情,能赞同吗?

    法海前世为捕蛇人,捕蛇为生,很正常。但是,那些被他捕捉住的蛇逃走了,回头找他报仇,又有何错呢?

    夺人造化,便等同于害人性命。

    是以,这其实也不能说大白做错了,这是法海种下的因,才有今日之果。佛门讲究因果,他想不开,自然难成正果!

    听二青问起,大白想了想,也便没有隐瞒,将她小时候被捕蛇人捉住,而后被小牧童救下之事说了出来。

    二青知道,那捕蛇人,便是法海,而小牧童,就是将来那位许大官人。后来,为了报许大官人这个恩,大白居然嫁给了他。

    当然,也因为嫁给了他,所以才有她的传奇故事。

    大白能够推算出法海转世重修,得天帝所赐金丹,而偷偷跑去夺其造化,这说明,她也想起了那个对她有过救命之恩的小牧童。

    虽然心里有些不愿意,但二青还是问了句,“师姐既然已经推算出那捕蛇人的转世之身,那可算出那位小牧童的转世之身?”

    若他不问,估计大白就要怀疑了。

    更何况,报恩这种事情,又不一定非要以身相许。

    是以,这时候,自然也没必要顾忌那么多。

    大白点了点头,道:“有推算过,不过没有得到答案。想来,这一世,那小牧童若非修行中人,且修为成就颇高,那便是恰好又过了一世,灵魂于冥域之中徘徊,等待转生,是以未有答案。”

    二青暗地呼了口气,点了点头。

    两人说了一阵,大白便将那六颗金丹拿出,递给二青三颗。

    二青看了她一眼,结果大白侧过首去,未与她对视,洁白如玉的脸颊上,缓缓浮起一团微不可查的红晕,并渐渐扩散弥漫。

    二青不明白她为何变得有些扭捏,但见她能分给自己三颗金丹,心里头倒也颇为欣慰。没白疼啊!有好处也会想着他这个师弟。

    二青也不客气,接过金丹,微笑道:“既是师姐所赐,那师弟就不客气了!”

    结果大白听了,脸更红了,说了句:“师弟好生修行,师姐先回洞府了。”说着,便腾身御风而去。

    二青托着金丹,见大白匆匆而去,不由一头雾水。

    不过,他还是好奇地睁开眉间竖眼,朝那金丹看去。

    看了一会,二青便不由有些疑惑起来,然后抬首朝大白的背影看去,发现大白身上的功德金光,真的消散个干净,不由轻叹。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