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 > 玄幻小说 > 太监武帝 > 第226章:真雄风!杜变见亲母!天崩

第226章:真雄风!杜变见亲母!天崩

    “立刻恢复雄风?”杜变惊愕。

    “怎么?你不信吗?”厉道:“我们圣火教的手段还是很神奇的,我可以表现给你看哦。”

    说罢,厉玉手在杜变的肚子穴位按压,然后输入一股诡异的力量。

    然后……

    诡异的事情还真的发生了!

    还……还真的可以恢复雄风!

    杜变活生生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邪术啊。

    “这只是最表面的,还有更厉害的哦。”厉娇声道:“我们圣火教还可以让你和正常男人一般无二呢。”

    杜变长长呼了一口气,道:“代价当然就是迎娶你,并且背叛大宁帝国对吗?”

    厉幽然欲泣道:“死没良心的,你就这么看不上我吗?”

    杜变道:“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厉望着杜变,认真道:“你来到这个世界也不是为了拯救大宁帝国,而是为了某个特殊的使命。迎娶我,你就能够有一个很高的起点,这不好吗?”

    “对,我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拯救大宁帝国,但是为了它我已经付出了太多的情感,已经割舍不下了。”杜变道:“你嘴里的十万大军嫁妆非常吸引人,但如果我拿着这十万大军第一个想打的就是你们厉氏这就讽刺了。而且,我想要军队我自己去取。”

    厉美眸望着杜变良久,声音完全不复之前的娇媚无双,而是变得温柔道:“记住,我已经努力过了。“

    杜变冷笑道:“怎么,又想把我扔到某个洞窟里面吗?”

    厉摇头道:“不会了,这次不会了!”

    “你闭上眼睛!”厉道。

    杜变闭上眼睛,一阵柔软香风。

    再一次睁开双眼,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空气中,只留下她迷人的香味。

    她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使得杜变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杜变闭上眼睛进入冥想道:“她来做什么?”

    诡异光影:“这不重要。”

    杜变道:“可是,她武功这么高,对我的千户岁进出如同无人之境,这样不行啊。“

    诡异光影道:”所以,你需要专注练武一段时间了,我会送你去一个永远也想不到的地方练武。”

    杜变一愕道:“哪里?”

    诡异光影道:”当然是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地方。“

    ……

    次日!

    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骑马飞奔进入了百色东厂千户所内。

    杜变不由得一愕,几天之前他才刚刚来过,为何又来了?而且神情如此惊惶?

    杜变心脏狂跳,肯定出事了,而且是出了天大的事,几乎天崩地裂的那一种。

    李玉堂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哪怕厉氏现在立刻谋反,他也不会表现得多少惊骇出来。然而此时他惊惶至此。

    李玉堂滚落马背,朝着杜变颤声道:“杜变,宁宗吾大宗师呢?”

    杜变道:“大宗师不在,办事去了。”

    李玉堂颤抖道:“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杜变道:“不知道。”

    李玉堂道:“那大宗师此时在哪里?”

    杜变摇头道:“也不知道。”

    李玉堂只觉得浑身冰凉,颤声道:“完了,完了,完了……”

    杜变低声道:“李伯父,出了什么事情了?“

    李玉堂拉着杜变来到完全偏僻无人之处,低声道:”陛下病危,奄奄一息,几乎就要……驾崩了。宁宗吾大宗师学究天人,我想着用最快时间赶往京城,是不是还能有万一的希望。结果宁宗吾大宗师不在,这……一切都完了。”

    杜变听了,也几乎魂不附体。

    皇帝病危?生命垂危?

    天那?

    千万不要啊,不要啊!

    一旦皇帝驾崩,那百色府的这点优势几乎一下子就化作泡影了。

    如今整个大宁帝国就像是一间摇摇欲坠的屋子,天允皇帝就是那根支柱。

    而如果皇帝现在驾崩了,那对于杜变来说,真的就是天崩地裂的局面。

    “所有的太医,两个大宗师,几个炼丹大师看过了,完全无计可施啊。”李玉堂道:“陛下怕是熬不过这一关了,到那个时候,真的就是毁天灭地的灾难。”

    杜变忽然猛地一咬牙道:“李伯父,我去试试看。”

    这话一出,李玉堂吓了一大跳。

    他来找宁宗吾大宗师,也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李连亭发飞鸦密信给他的时候,也说得清清楚楚,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而现在杜变竟然说他想要试试看,这让李玉堂如何不惊愕万分?

    “宁宗吾大宗师都不一定行,更何况是你呢?”李玉堂道:“你根本就没有跟宁宗吾大宗师学习炼丹术多久吧?你只是一个小孩子啊。”

    杜变没有解释,只是盯着李玉堂道:“玉堂伯父,相信我一次,让我试试看!”

    李玉堂联想到杜变创造的这些奇迹,不由得认真道:“杜变,这件事情非同凡响,你确定是认真的?“

    杜变点头道:“对,我是认真的。”

    李玉堂道:“好,你那立刻准备,不眠不休赶往京城!你拿着我的令牌,到了皇宫之后就找老祖宗,我留在百色府为你盯着的。”

    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仅仅只是做了最简短的告别,杜变北上进入京城。

    杜变骑上野马王,季飘飘骑上千里马,仅仅两人不眠不休地北上。

    前面两千里,杜变和季飘飘还依靠自己的马力,但是后几千里杜变完全是一百里换一次马,一百里换一次马。

    幸亏他用的是广西东厂镇抚使的大印,否则还没有资格一百里一换马。

    因为和杜变非常进京的人太多了,一波接着一波,而且大部分都是阉党,可见大部分时候最关心皇帝生命的,还是阉党。

    这一天已经进入了山东境内,杜变正在一家驿站内双手颤抖着喝茶,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呼喊。

    ”杜变兄。“

    杜变转过身去,惊愕道:”唐炎。“

    果然是唐炎,短短几个月,它脸色好像黑了一些,皮肤野粗糙了一些。

    仅仅几个月不不见,却仿佛已经过去许久了一般。

    “唐兄这是在市舶司?”杜变问道。

    唐炎道:”广东最重的就是海贸,所以我进入了市舶司。杜变兄在百色府所行之事,我也大致听到了,叹为观止,自叹不如。”

    杜变举了举杯子,然后问道:“唐兄这趟进京是为了……”

    唐炎道:“你我为了肯定是一件事情,整个帝国的阉党都出现了,有奇药的进献奇药,有奇人的进献奇人。什么都没有的,就进献祥瑞,连祥瑞都没有的,就进献财宝。”

    杜变不由得一愕。

    唐炎道:“兄可曾准备好吗?”

    杜变道:“备什么?”

    唐炎道:“现在你家的那个老祖宗李连亭彻底退得干干净净了,如今主宰东厂的是司礼监秉笔冯宝宝,他的一份礼物你是万万不能少的。接下来还有两个东厂提督,四个指挥同知这些都是比你义父官职更高的。你至少要准备十分礼物,还有司礼监的几位大佬。这还还算是的,真正认真的,连京城东厂万户以上官员全部不放过。司礼监每一个人都要打点的,至少需要上百份礼物。”

    顿时,杜变完全惊呆了,道:”那需要准备多少两银子?”

    ”你代表广西镇抚使李玉堂,十万两以上。”唐炎道:“否则每一个太监到了下面,为何拼命捞钱。”

    杜变道:“唐兄,你也准备了?”

    唐炎道:“我是随着广东市舶司使来的,不用单独准备吗,我看你一个人来的吗,代表啊广西东厂镇抚使李玉堂。”

    杜变道:“我虽然还有一笔银子,但是也绝对不丢到这无底洞中,我的银子是要大用的。”

    这话一出,唐炎一愕,道:“杜兄,才仅仅几个月,你我角色就换过来了。你已经一身正气,而我则一身浮滑。”

    听到这话,杜变也不由得一愕。

    唐炎道:“我说的其他人你都可以不理,但是有两个人你必须送礼,而且送到位。第一个,就是你东厂大都督冯宝宝,当年李连亭担任大都督的时候,他的地位就在李连亭之上,他的地位在阉党之内遮天蔽日,一句话他掌握了阉党相当部分的钱袋子,此时又握住了刀把子。所以此人的礼物,你一定一定要送到位。”

    接着唐炎又道:“还有一个人就是太子,这话我不能说得太明白,但这次所有阉党进行,一是为了皇帝陛下,二是为了太子!”

    顿时杜变脸色一阵难看。

    皇帝还没有驾崩,这些阉党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巴结新主子。

    是啊,烧前灶,烧冷灶!

    只怕进京的不止有阉党,还有各大世家,督府使者,勋贵子弟,将帅家人这些人只怕都拿着金山银海进京打点。

    皇帝没有死,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新皇登基了,已经等着改天换地了。

    “多谢唐兄指点,在下先告辞了。”杜变道。

    杜变走了之后,一个从三品的大太监才走了过来,道:“唐炎,这就是杜变?”

    唐炎躬身道:“是。”

    那个大太监道:“果然和李文虺一模一样,甚至比李文虺还要厉害。这样的人你不要得罪他,但是也不要走得太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唐炎躬身道:“是!”

    ……

    在马上,一路驰骋,驰骋,驰骋……

    季飘飘在边上忽然道:“杜变弟弟,我看这一路上进京之人,只有你一个人在担心皇帝的身体,只有你一个人想要进京救皇帝,其他人要么是进去演戏,要么去送礼给太子,要么去提前布局的,我真替皇帝不值。连你们阉党都这幅德行,就更不说用其他人了。”

    又这样不眠不休,整整两天三夜后,杜变进入了大宁帝国的京城,也就是另外一个地球上的北京城。

    杜变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去感受他无比的巨大和繁华了,哪怕在大宁帝国,它也是一座超过两百万人口的超级巨城。

    外城之内的平民,已经脸有彩色,显然就算京城百姓的生活也过得不太好。

    进入内城之后,一切都变得的。

    变得前所未有的浮华,前所未有的富贵。这里真正是宝马香车,这里全部都是绫罗绸缎,黄金玉翠。

    而见到风尘仆仆的杜变二人二马,路人无不捂鼻嫌弃。东厂在其他地方可以威风,但是在内城之内却是半点都算不得什么了。

    “前面那两兵厮,下马,避让在一边!”忽然,前面一声爆喝。

    然后一个排场巨大的车队行驶了过来,直接占了半条街。足足四米宽的马车,上百名全副武装的武士,几十名前后拱卫的侍女,真的如同众花捧月一般。

    杜变下马,皱眉停在一边。

    一行人从他面前招摇而过,那些在边上侍候的侍女们经过杜变的时候,还纷纷捂住了鼻子。

    “贱婢!”季飘飘可不受这气,直接怒斥道。

    被骂的那贵族侍女顿时大怒,低声告状道:”夫人,他骂我们侯府!“

    马车掀开,一个丰腴美丽的女子露出脸盘,目光如电朝着季飘飘望来道:“去通报五军都督府,让拘起来吧。”

    杜变见到这张面孔,顿时猛地一惊。

    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到这个地步。眼前这个丰腴绝美的女人,就是杜晦的正方夫人,也是杜变的亲生母亲,把他丢弃的亲身母亲。

    杜夫人见到杜变后,顿时完全如同雷击一般,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杜侯府好大的威风啊!”杜变寒声道,然后扬长而去。

    ……

    本来,杜变应该先如东厂拜见冯宝宝的,然后再由冯宝宝去拜见皇帝。

    而且,以他现在的身份想要直接拜见皇帝,可谓千难万难!

    然而,杜变直接来到皇宫大内,朝着值守的大内侍卫官道:“下官广西行省百色府东厂代理千户杜变,想要叩见陛下。”

    这话一出,几十名大内侍卫如同见了鬼一般,目光已经不是鄙夷了,完全是如同看疯子一样看杜变。

    区区东厂千户?还是一个代理千户,也向要直接见皇帝?得了失心疯了吗?

    “等再过几年,你升到了万户,镇抚使,指挥同知,东厂提督,到这个级别你就可以进攻求见陛下了。”那个那个大内侍卫道:“现在回去好好升官吧,十年之后再来。”

    而就在此时,有一个穿着明黄袍服的少年,应该是太子,正送着几位大臣出来,显得非常谦恭有礼,一丝不苟。

    见到这边站着的杜变,太子遣身边人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那个大内侍卫把杜变身份,还有他求见之事告知。杜变在边上赶紧加了一句道:“我想要尝试看陛下的身体……”

    这话一出,众人身体猛地色变。

    那个太监跑到太子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杜变?”太子听过这个名字的,道:“你去告诉他,让他先去东厂拜见冯宝宝,然后再由冯宝宝带着他进来比较合适。”

    接着,太子朝着杜变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太子给了一个稳妥的方案,但杜变还是进不去。

    杜边野没有去东厂见冯宝宝,而就在宫门之外等候着。

    仅仅片刻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飞快而止,是宁雪公主。

    她双眼都是通红的,整个人瘦了一圈,显得非常憔悴,却更显绝美无双,我见犹怜。

    “杜变。这位是?”宁雪公主问道。

    杜变道:“季飘飘!”

    宁雪公主眼眸一亮道:“原来是飘飘师姐。”

    宁雪公主道:“杜变你万里迢迢来京城做什么?”

    杜变道:“我尝试来救治陛下。”

    这话一出,宁雪公主眼泪滑落道:“真的来不及了,所有的太医都说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连阿翁李连亭都说,陛下支撑不过这几天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杜变道:”那就让我去看一看,我也算代替义父看一看。“

    宁雪公主点了点头。

    ……

    皇帝的病房在山长的一座宫楼内。

    时时刻刻都有十几个重臣,十几名大将,十几名司礼监大太监,十几名顶级贵族等候在外面。

    一旦皇帝驾崩,这些人会第一时间组织国丧,并且宣布太子登基,一定不能让国事大乱。

    这里时时刻刻都有三名大宗师,几十名宗师级强者守护在每一个角落,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里时时刻刻都有几十名炼丹大师,时时刻刻都有几十名杏林高手,时时刻刻都有几十名太医。

    但是上百名医者,都完全无能为力。

    整整快十天十夜了,每天都靠参汤吊命,就等着皇帝大限的到来。

    原东厂大都督李连亭也足足瘦了一圈,眼球血红如炽。

    而皇后,早已经依偎在边上闭着眼睛,瘦得不足九十斤,不知道是昏迷还是清醒着。

    见到宁雪公主带着杜变这个小太监进来,所有人不由得一愕。

    宁雪公主来到李连亭老祖宗和皇后面前,低声道:“杜变说,他想要尝试着出手救治父皇。”

    这话一出,李连亭色变,皇后也猛地惊醒。

    李连亭望着杜变,低声道:“孩子,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事情了。不管是不是你的原因,只要陛下在你的救治下有个三长两短,我都保不住你的,连公主殿下也会受到牵连。“

    “我本来万里迢迢招的是你师傅宁宗吾来,没有想到他没来,你却来了。眼前这局面连你师傅宁宗吾都治不了,更何况是你杜变?你只是一个小孩子啊,你个和你师傅根本没有学过几天炼丹学啊!”李连亭低声道。

    杜变望着皇后道:“皇后娘娘,我想试试。“

    杜变不是冒险,因为系统之眼,他已经有了七成之把握。

    此时,所有的太医,所有炼丹师,所有的大臣纷纷跪拜道:”皇后年年万万不可,绝对不可让一个黄口小儿玷污陛下龙体,万万不行啊。“

    “是啊,这个阉党的黄口小儿什么都不懂,万一把陛下弄出个三长两短来,那立刻就是天崩地裂之局啊!“

    “到时候,就算吧这小太监千刀万剐,也难以挽回万一啊!”

    “所有的炼丹大师,所有的大太医都无能为力,凭借着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想要救治陛下?完全是荒谬,荒天下之大谬啊!”

    “闭嘴!”皇后娘娘猛地大喝,然后她美眸望着杜变道:“孩子,你是李文虺伴伴的孩子,你一个人在百色府大开了局面,而且你一一个人捐给朝廷几百万两银子做军费。我相信你,你放手一试。”

    旁边李连亭道:“孩子,你要想要清楚了。一旦陛下有个三长两短,就算不是你的错过,爷爷也救不了你了,你也必死无疑了。”

    皇帝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不知道多少大师都救治不了,甚至连病因都找不到。

    而杜变出手,别说没有救活皇帝,要死皇帝恰巧在这个时候死了,杜变死罪。又或者杜变没有治得更好,而是治得更坏了,他死罪!

    杜变深深吸一口气,道:“我懂!”

    然后,一对太监检查他全身上下,确保没有任何兵器和毒素。

    深深吸一口气,杜变走向命若悬丝的皇帝。

    能不能救活皇帝,挽救天崩地裂的局面,就在此时!

    ……

    注:第一更近六千字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谢谢大家。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