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光辉人生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年节(上)

第九百三十八章 年节(上)

    吃过中饭,大舅妈、小舅妈和李程的老婆过来后,就由他们准备年夜饭,冯一鸣难得的轻轻松松坐在客厅里和李欣雨斗嘴皮子。

    一旁的冯伟安瞄着李欣雨,心里琢磨在儿子心目中,他这位表姐的能力居然在李语、李程之上。

    下午实在闲得无聊,冯一鸣让人送了两张麻将桌来,饶有兴致的拉着众人开始搓麻将。

    直到晚上七点,厨房里叫了好几次,众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麻将桌。

    “不是我吹,也就是后面放了水,不然老姐你的嫁妆都能输的干干净净!”冯一鸣边倒酒边吹嘘。

    “那回头去澳门或者拉斯维加斯试试?”

    “行啊,就怕进得去出不来!”

    “你就吹吧!”

    诸人坐定,除了李欣雨和两个小丫头,其他人都倒上了酒,冯一鸣正想着集团那边的年夜饭也不知道安排得怎么样,突然觉得有点古怪,抬头看看,冯伟安和大舅、小舅都盯着自己呢。

    按照青萍的老规矩,年夜饭上是由家主起头敬酒的,如今是现代社会,已经不讲那一套了,但相类似的风俗却流传了下来,只是以前冯家年夜饭就三个人,不讲究这些。

    “哈!”冯一鸣释然一笑,举杯道:“第一杯酒,敬外婆,长命百岁、寿比南山。”

    “第二杯酒,敬诸位长辈,身体健康、幸福如意。”

    “第三杯酒,是给我这位还没出世的小外甥的,希望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看大舅妈脸色不好看,冯一鸣又补充了句,“当然了,新的一年,希望家里多几个晚辈,嫂子和李程哥得加把劲儿。”

    打了一下午麻将的李欣雨这才发现李程居然不在,“李程人呢?还在公司?”

    “咳咳,今年部门外地员工没办法回家过年,所以集团组织了个晚会,不过朱涵在那边守着,李程哥去敬几杯酒就回来。”

    “你怎么不去?”

    “部门主管和分公司总裁、副总裁到场,我是天辰投资这边的嘛,刘娟去了就行。”冯一鸣转头笑道:“今天这么多好菜,李程哥是真亏了,咱们起筷吧!”

    “得先敬你两位舅妈和你嫂子。”冯伟安指指儿子的黑眼圈,“一下午都奋斗在麻将桌上,本来还想让你露两手的呢。”

    “用得着我嘛,以前多少年都是我烧的年夜饭,也该歇歇了。”冯一鸣先舀了碗鸡汤垫垫底,大舅和小舅都是酒场上的猛将,不垫垫怕等下撑不住。

    儿子烧年夜饭的事早就流传出去了,如今别说冯伟安,就是冯母也完全不脸红,还跟外婆夸耀儿子的手艺……

    酒过三巡,大舅和小舅果然逮着冯家父子俩开始灌酒,但让冯一鸣意外的,他们将主要目标放到冯伟安身上而不是自己这个晚辈身上。

    脑子一转,冯一鸣也明白过来了,虽然是长辈,但如今他们很清楚自己这个外甥的社会地位、财富、影响力,更别说自己儿女都在人家手下,从之前默契的让冯一鸣领头敬酒就能看出他们的态度。

    但是老爸这几年已经差不多算提前退二线了,应酬不多,而且酒量一直不行,冯一鸣赶紧上前帮忙这才应付下来。

    大舅和大舅妈自从魔都搬迁到江河市之后,就算彻底退休了,每天在家里闲得无聊天天催儿子、儿媳妇生个孙子。

    但是小舅和小舅妈还挺有劲儿的,弄了个连锁中餐厅,档次还弄得很高,是专门做海鲜的,在江河市名声不小,去吃一次都要起码提前一周预订位置。

    到了八点多钟,李程总算回来了,一进门就大倒苦水。

    今天晚上集团总部的团建队伍太卖力了点,组织的节目过于丰富,别说没回家过年的外地员工,就连本地的员工居然也携妻带子跑来凑热闹,将现场挤得水泄不通。

    “节目有这么精彩?”詹天宇有点好奇。

    李程先给长辈一人陪了一杯酒,回头说:“你别说,还真挺精彩的……”

    “不一定。”李欣雨看了眼冯一鸣,“你这位表弟是个有钱人嘛,估计晚宴位置安排的挺多,反正又不要钱……”

    “咳咳,别说的这么直白嘛。”冯一鸣笑道:“上次经济研究院的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专家和我聊天的时候说起过,如果员工能够在集团身上占到便宜,在集团监察部能有效作为的前提下,员工离开集团的意愿会大幅度降低,这不正好有机会试试嘛。”

    “经济研究院还有研究心理学的?”

    “恩,只是临时放在经济研究院,马上要分出来单独成立心理咨询部门,现代员工的心理压力那叫一个大……”

    “这能有效果吗?”李欣雨对此抱怀疑态度,心理压力靠咨询下就能解决?

    冯一鸣笑嘻嘻的说:“管它有没有效,至少的摆出个态度嘛,回头再让新微博那边炒作炒作,集团形象就是靠这些一点一滴赞起来的嘛。”

    “一点一滴?”李欣雨哼了声没说话,她可比其他人清楚的多,展雄集团的形象是靠毒奶粉事件一朝成名的。

    到了晚上九点钟,小舅还好,大舅已经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了,倒是冯伟安还眼神清澈,看到儿子诧异的眼神,小声笑道:“还行,托了儿子你的福,现在可没几个敢灌我的酒……”

    离了酒席,众人去了客厅,詹天宇和李程两个大男人去洗碗,冯一鸣想去帮忙都被拦了下来。

    “啧啧,你这动作倒是挺熟练的。”李程看詹天宇明显锻炼出来的动手能力,笑道:“真亏了是你,不然没几个人受得了欣雨那丫头。”

    围着围裙的詹天宇瞄了眼客厅,不动声色的说:“小声点,被听到,咱俩都得倒霉……”

    “弄得跟老鼠见到猫似的。”李程噗嗤笑道:“对了,你年后的职位定了没有?”

    “没。”詹天宇摇摇头,“不过反正欣雨这边才三个月,我倒是不急……”

    “怎么能不急。”李程皱起眉,“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特别是易品物流,外面的分公司再好也不如总部,进了总部就可能被调入集团总部……对了,易品物流的总部在新闸,你不可能去……”

    “我如今在易品物流江河分公司挂了个市场部副总监,年后可能会到其他公司轮岗。”

    李程的动作一僵,转头低声问:“易品网?”

    “不知道。”詹天宇也转头看了眼,小声说:“我下午在牌桌上听他说,从大年初二开始都有安排,可能就在今明两天吧,估计也要找你谈。”

    李程眼神游离,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知道百姓点评网进入展雄集团后,具体的运营权归属到现在也没有个正式的说法,李程去找了两次聂唯,但是聂唯都推托开,说要年后才能决定,现在看来这是冯一鸣的意思。

    李程心里很清楚,如果冯一鸣属意自己,就没必要拖着专门谈一次。

    难道会是朱涵?虽然这一年多朱涵对it业也有了一些认知,但毕竟是门外汉,是个连英语都不懂的人……

    ……

    厨房这边的脏碗堆积如山,客厅里又开始沏起了长城,忙了一天的两位舅妈和李欣雨、冯母凑了一桌。

    “二……二条……”冯母迟迟疑疑的丢下牌,眼睛盯着两位妯娌,一只手还搁在二条牌面上不松手。

    “小姑,你放心。”李欣雨知道这仨一直不对付,笑的花枝乱颤,“她们一个筒子、一个万字……”

    冯母干笑两声松开手,结果李欣雨立即利索的一推,“胡了,碰碰胡加清一色,哎,我算算……”

    “欣雨今天的手气真够好的,下午就有一次清一色。”大舅妈笑着说。

    “哪里哪里,是小姑炮台架的好。”李欣雨扒着冯母的肩膀笑的喘不过气来,冯母没好气的瞪了眼,“就你鬼心眼多!”

    正算钱呢,冯母的手机突然响了,接起来说了几句就挂了。

    “小姑,怎么了?”

    “就是前几天以前市一中的患了肺癌的那个同事的老婆……”冯母叹道:“来借钱的,就算有医保也不够,很多药物都是进口的,不在医保范围之内,同事们琢磨凑点钱……”

    “现在真是生不起病啊!”小舅妈边沏牌边说:“李程、欣雨他们也一样,就算有医保……不过有的事业单位、机关是有大病补贴的。”

    “市一中没有,江河市这边教育系统倒是有的,一鸣,你以前还说编制无所谓!”冯母随口说:“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医疗保险只会越来越好,私企在这方面毕竟要差点。”

    “外婆,掷骰子了……六。”李欣雨边抓牌边笑道:“小姑,这个你就不懂了,一鸣多精明的人呐。”

    “展雄集团这些年在人力资源上投了那么多钱,江河大学城每年的捐款、固定的专项奖学金,万人计划、百人计划每年得耗费多少资金,光东西南三个小区,啧啧,一个小区二十多栋楼,十五层,一层三套房间,现在江河市的房价都涨到6000多了吧……”

    “小姑你算算这是多少钱?一鸣会舍不得那点医疗保险那点小钱?”李欣雨来了兴致,接着说:“一鸣去韩国的时候,张淼和叶子姿过来看我,还说起天辰投资的情报搜集部门在大学城弄了个调查,应届大学生在江河市首选的工作单位就是展雄集团,甚至在全国范围内也排进前十。”

    “为什么想进展雄集团的比想进事业单位,当公务员的人还要多,工资高、奖金高、有良性竞争上位机制……而且福利也好,除了没有灰色收入,公务员有的,员工基本都有。”李欣雨一一解释道:“看看这次展雄员工的年货有多丰盛就知道了,他还在乎这点小钱?”

    “老姐打你的麻将行不行?”那边和小舅聊天的冯一鸣无奈回头说:“现在只是高额医药费用补助而已,其他的还要等你上任天鹏金融总裁之后才能实施。”

    “高额医药费用补助?什么意思?”

    “东风。”李欣雨摸了张牌直接扔了出去,解释道:“凡是展雄、天辰、星海、天鹏、天河乳业旗下的员工,本人医药费用一个月超过上限,超过的部分可以到总部来报销,这个上限是根据员工自身工资、奖金、工作评分决定的。”

    “但是以后可能会实行普及到每个员工的医疗保险,范围可能会包涵家人。”冯一鸣瞥了眼洗好碗走过来的李程,“天鹏金融虽然刚刚成立,还不打算启动融资,但是过来谈融资、合作的企业已经不少了,最积极的就是两家国内大型保险公司。”

    “大年夜的聊这些干什么!”冯伟安赶紧把话题扯开,“过完今天,李程你得加把劲儿,你爸妈都等着抱孙子呢!”

    冯伟安知道在儿子心目中,李程无论是能力还是关系远近都远远比不上李欣雨,百姓点评网充其量只是集团电商事业群的补充,而天鹏金融很可能成为展雄集团在星海科技之外的另一只脚。

    又打了一圈,冯一鸣冲李欣雨使了个眼色,两人去了书房,詹天宇和李程也跟了进去,三缺一让醒了酒的大舅上场。

    “大丫,倒四杯茶进去。”冯伟安吩咐女儿,小声对边上的小舅说:“咱们就别进去了,让他们自己处理。”

    小舅笑道:“听说你从头到尾都没插手?”

    “当然了,不管情况发生什么变化,我们俩做父母的都不会直接插手的。”

    冯伟安看小舅有些忧虑,说:“反正欣雨现在怀孕呢,至少还有大半年才能出来,今天主要是李程和詹天宇。”

    小舅可不担心李程,关键是詹天宇,这是冯家亲戚中除了李语之外唯一在展雄集团从基层做起的,“小詹职位还没定下来吧?”

    “听一鸣说过两次,具体的不太清楚。”冯伟安不再说了,起身踱过去坐在冯母身边出谋划策,再不去帮忙,输点钱无所谓,但是脸上难免无光。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