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2章 巧合

    傍晚时分,新一团官兵纷纷从睡梦中醒来。

    悠忽之间,团部驻地响起了啊的一声惨叫,四周的官兵便纷纷围过来,却发现是刚参军不久的团部警卫山炮正在哀嚎。

    “怎么了,山炮?”有个老兵关切的问道。

    山炮便道:“那个日本小娘们跑了,牛哥也被她打晕了!”

    毫无疑问,朝比奈舞是被山炮悄悄放走的,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终究还是没抵御住朝比奈舞的魅惑术,不过山炮也没彻底沉沦,朝比奈舞想要杀死牛哥时,遭到了山炮的坚决反对,朝比奈舞不想失去山炮这个好不容易才发展的内线,就没再坚持。

    “什么?那个日本小娘们跑了?追,快追!”围上的官兵立刻四散开来。

    这时候,王沪生跟何书崖忽然出现,问道:“怎么回事?这么多人围着干什么?”

    山炮便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不过毕竟是头一次撒谎,所以根本不敢正视王沪生跟何书崖的眼睛,王沪生跟何书崖对视一眼,说道:“就一个战俘,跑了就跑了,不用追了,大家赶紧收拾一下行装,马上就要开拔了。”

    围上来的官兵便纷纷散去,何书崖也走了。

    王沪生转身也想要离开时,山炮忽然喊道:“政委!”

    王沪生闻声回头,和声道:“山炮,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吗?”

    山炮的脸上露出挣扎之色,片刻之后终于还是一咬牙说道:“政委,我犯了错误了,那个日本小娘们其实是我放走的。”

    “什么?”王沪生讶然道,“是你放走的?”

    王沪生惊讶的并不是山炮放走朝比奈舞这件事本身,而是山炮这么快就向他坦白了,可见山炮的政治觉悟还是挺高的。

    “是的。”山炮说出真相后,整个人便立刻放松下来,又道,“政委,你处分我吧。”

    王沪生盯着山炮的眼睛,问道:“山炮,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要放走朝比奈舞?”

    “我被她迷惑得昏了头,不知怎么搞的就把她给放走了。”山炮没有丝毫的隐瞒,把放走朝比奈舞的过程全都说了,包括阻止朝比奈舞杀牛哥的事。

    王沪生继续紧盯着山炮的眼睛,问道:“那你碰她了没有?”

    这个很重要,如果山炮碰了朝比奈舞,正所谓食髓知味,今后再面对朝比奈舞时,山炮很难再抵御得住,但是如果没有碰,山炮就还有得救!不过,王沪生其实也是想多了,朝比奈舞自视高着呢,她仅只是施展魅惑而已。

    “没有没有。”山炮连摇双手,惶然道,“没有的,没有。”

    “没有就好。”王沪生闻言松了一口气,“快去准备行装。”

    “是!”山炮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立正、敬礼,转身走了。

    ……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彻底的黑透了。

    朝比奈舞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致,在密林中飞速的奔跑着。

    这一刻,朝比奈舞真恨不得插上翅膀,一下飞回柳河县,向井上千代子和山下奉文报告她无意中获得的关键情报!

    只不过,朝比奈舞仍保持着足够警惕。

    尽管对自己施展的魅惑术有足够信心,尽管山炮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反间高手,但是朝比奈舞还是保持着足够的警惕,在逃离新一团驻地之后,并没有直接就返回柳河县,而是在深山老林中来回乱窜了好半天。

    确信身后没狼牙追踪,朝比奈舞才放开步伐,直奔通化县而来。

    从抚松县前往柳河县,有两条路可走,一条经由北边的江县,另一条就是经由南边的白长县以及通化县,两条路的路程差不多,朝比奈舞几乎是下意识的选择了通化这条路,结果在半路上遇到了井上千代子的特战大队。

    说起来也是巧,当时井上千代子刚刚搜寻完黑瞎子寨,最后自然是没发现朝比奈舞,然后正准备向白长县城进发,结果就看到一个身影飞奔而来,忍者之间有特定的辩识方法,井上千代子一下子就把朝比奈舞给认了出来。

    “小舞?”井上千代子迎上前讶然道。

    “师父?”朝比奈舞见是井上千代子,却是大喜过望。

    然后来不及向井上千代子见礼,朝比奈舞便急声说道:“师父,快,我们快回柳河,山下司令官要有危险!”

    井上千代子闻言顿时神情一凛,问道:“小舞,你刚才说什么?”

    “师父,来不及解释了。”朝比奈舞急声说道,“赶紧回柳河县,保护山司令官阁下!我路上再跟你解释吧!”

    看到朝比奈舞如此坚持,井上千代子便立刻下令原路返回柳河。

    直到井上大队已经掉头,井上千代子才问朝比奈舞道:“小舞,到底怎么回事?”

    朝比奈舞便将他之前在新一团驻地无意当中偷听到的关键情报说给了井上千代子。

    井上千代子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朝比奈舞的说辞,这不是她不信任朝比奈舞,而是担心朝比奈舞反间经验不足,有可能被对手蒙蔽,尤其这次他们的对手还是徐锐此獠,这家伙可是已经被反复的证明了,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当下井上千代子又问道:“小舞,你确定这所谓的关键情报,不是他们泄露给你的?”

    “故意泄露给我听?”朝比奈舞瞠目结舌道,“师父,这怎么可能?当时我跟他们说话的地方可是隔了几十米,中间还隔着一大片树林,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我的听力这么敏锐,能够在几十米外听到他们两个的交谈。”

    井上千代子还是没有轻易相信,皱着眉头说:“我还是觉得,你得到这些所谓的关键情报还是太过于巧合了,巧合得就跟设计好了似的。”

    “巧合?”朝比奈舞闻言一愣,说道,“还真是有些巧合呢。”

    “不过,不管你得到的情报是真是假,我们都必须引起重视。”井上千代子语气陡然一转接着说道,“尤其是山下司令官的安全,更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停顿了下,又道,“所以我们还是必须尽快赶回柳河县,尽可能的保护山下司令官的安全!”

    “哈依!”朝比奈舞顿首道,“师父明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

    井上大队还没有回到柳河县,电报就先回来了。

    虽然不能确定朝比奈舞获得的情报是真还是假,但是井上千代子不敢掉以轻心,万一情报是真的呢?所以她第一时间就给柳河县城的鬼子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发了一封急电,除了提醒山下奉文注意安全之外,还把新一团可能要突袭吉林的事也说了。

    “纳尼?”听完小林浅三郎的报告之后,山下奉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徐锐已经亲自率领狼牙大队潜伏到柳河县城外围,即将对我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实施斩首?八嘎牙鲁,徐锐这家伙还真的是、真的是胆大妄为!”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接着说道,“除了要对我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实施斩首,徐锐的新一团还将采取声东击西的诡计,派出假目标将我远东方面军的追击军团引向敦化,其新一团的主力却转道向北,突袭吉林!”

    “纳尼?”山下奉文目瞪口呆道,“突袭吉林?”

    “哈依!”小林浅三郎一顿首说道,“突袭吉林!”

    “新一团为什么要突袭吉林?”山下奉文问道,“为了粮食?”

    “哈依!”小林浅三郎顿首道,“新一团突袭吉林,就是为了粮食!”

    这可真是无巧不成书,鬼子远东方面军两天前还真的向吉林紧急运输了一批军粮,数量高达两百吨!这些军粮自然是用来供给对长白山区实施封锁的鬼子的,几十万鬼子兵,每天消耗的粮食可不是个小数。

    但是天可怜见,何书崖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何书崖之所以要假借徐锐的名义,跟王沪生说要突袭吉林,就是想着吉林作为伪满洲国吉林省的省城,怎么也会有一些粮食,如果能够抢到这些粮食,应该足够他们新一团度过困境,这就够了。

    却万万没想到,鬼子居然刚刚向吉林输送了两百吨的军粮!

    由于这个巧合,山下奉文对朝比奈舞提供的情报予以高度的重视。

    “八嘎!”山下奉文的脸色立刻变了,沉声说道,“这事属于机密,徐锐怎么知道我们刚向吉林输送了两百吨军粮?”

    小林浅三郎凛然说道:“难道司令部有支那奸细?”

    “八嘎,别胡乱猜测。”山下奉文摆摆手,又道,“但这件事情必须引起重视,命令司令部警备大队即刻加强戒备,同时命令驻守在吉林的警备部队提高警惕,另外再把第四十九师团也从新京换防到吉林去,加强吉林的安保!”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转身匆匆离去。

    山下奉文又转身走到了张贴在墙上的大地图前,拿起笔在上面画了两个箭头,第一个箭头指向敦化,第二个箭头则指向吉林,然后对着两个箭头陷入了沉思。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