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踏上园中的石子路,别墅一旁的小矮房里走出一个男人。头发全白,满脸皱纹,外表看上去,应该是有一把年岁了,但他却满脸红光、精神饱满,好似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他见我走进,便迅速迎过来。

    “糟糕,好象走错地方了……”我看着那人的表情,正轻喃着,那人却先我一步开口了:

    “好久不见了,小妹妹!”他冲我笑着,声音很是耳熟:“真没想到,你竟会找到这里来啊!”

    “你……你……是……”他认识我吗?我认识他吗?

    “哎呀,你不认识我了吗?真是的,我这一把年纪了,记性倒还比你们小姑娘的好啊!”

    声音是挺熟悉……但我确实不曾见过他这么一号人物吧!我眼巴巴的干瞪着他。

    他呵呵大笑:“我是皮耶,怎么,忘了?”

    “皮耶?”我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皮耶的皮耶?”

    “哎,是啊是啊,我就是那个皮耶的皮耶!”他高兴的大笑。

    “哪个皮耶啊?!”我打断他的兴奋。

    他微愣了一下:“皮耶爱华德,你不会真的不记得了吧!”

    “皮耶爱华德?”我瞅着他:“那你不是死了几百年了吗?”是曾有个著名的先知,叫皮耶爱华德,还是沙法雷恩格的弟子不过,那种古董级的人物,我不可能认识吧!

    “我要是死了,又怎么会站在你面前?”

    “哦。那我还是不认识你啊!”我抬头看着他:“我倒是认识另一个皮耶,不过……”

    “对啦,就是我啊!”

    “我说的那个皮耶,是说一面会说话的魔镜。”

    “没错,就是我。”有一只乌鸦在飞。

    “……你说……你就是镜子……?”

    “对!”他幸喜的点头。有两只乌鸦在飞。

    “……哦~~”我呆愣白天:“镜子就是你?”

    “哎哟,小拉拉,你怎么这么见外啊!想你不久前还在沉默之森里,每天早上都要帮我洗澡(擦镜子)呢,现在又装作不认识!”有一群乌鸦在飞。

    听他提到沉默之森,我有点明了,但还是忍不住说:“你说你是镜子,你可不可以用人话再讲一遍?”

    “哎~~完了!小拉拉呆掉了!”他故做伤心的大叫。

    “够了,皮耶!让她进来!”屋内响起一道人声,正是莫拉。

    一楼的客厅是一间空间不很宽敞,光线暗淡的房间。门边放着矮柜,中间有一组沙发,墙边的壁炉旁、窗户下都放着或长或圆的桌子,上面堆满了东西。房间里的东西塞得满满的,而且凌乱不堪,不过到还不至于肮脏跟森林中的破茅屋比起来,挺卫生的,比较像个家的样子。原来沉默之森的茅屋也只是个幌子,她根本不曾把那里当回事,但却成了我童年唯一可回忆的地方。

    莫拉坐在一把古木大椅里,侧着脸对着窗外,背光的身影像是个普通的老妇人。当她转过身来冲着我笑时,却又让我浑身毛发乱颤那一张布满纵横交错的皱纹,媲美旧抹布的脸……我有一种想要拍照的冲动不知道她现在的长相被拿去给维尔看,维尔会是一副什么表情……呵呵,应该很有趣吧!

    “你不是也研究青魔法吗?”我突然忍不住的开口:“怎么老得这么快?”她和我心中的安娜贝迪道森的形象相差太大了。

    “你这些理论都是珞克思玛那女人教的吧,研究什么魔法确实也有些影响。”她倒也不气,只是继续怪笑:“呵呵,看来你也想清楚了不少嘛。”

    我是想清楚了不少,但还需要进一步确定:“这么说,你确实就是巫术工会那个神秘的黑魔法长老咯?”

    “是的。”她点头:“因为成为女巫后,要寻找一些资料、信息会更方便些。”

    “那么……你也确实就是那个安娜贝迪道森?”我小心询问。

    “哈哈哈哈,你应该说我就是那个假装是安娜贝迪道森的人。”

    我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凝起小眼,盯着我阴晴不定的脸:

    “你确实变了很多,看来这一年的放养,让你成长不少你居然会有勇气主动找上我。”

    “我的这些转变不也是在你的安排之下,在你的预料之中吗?”既然她就是那个“安娜贝迪”,是参与到我的前世的一个重要人物,她一定都是用我前世的性格来评价我的表现,而现在的我,确实已经不同了。

    “我是安排了很多,但也有些是我不能安排的。”她挥挥手,让皮耶给我找了张椅子坐下:“就像你和那个以撒安法洛逃跑我本以为你没拿到密宝之前是不会离开的呢。”

    果然是密宝……

    “还有在战神神殿解开费茨罗伊奥古兰达的时间封印那个家伙总是会让我的计划出差错。”她继续说。

    “你跟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你究竟要对我做什么?”我试着平心静气。

    “怎么,他跟你接触了那么多次,还没告诉你吗?”

    我保持沉默的看着她。

    “要说他与我有什么关系……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他与你的关系还比较密切些呢!”她嘲讽的看着我:“他与你的先祖是什么样的关系,你不清楚吗?”

    “你是说蒂达罗丝……我知道他们曾是一对情侣,可是那已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过了这么多年,继承了罗丝血脉的不止我一人!为何还要找上我?”

    “那是因为蒂达罗丝的灵魂无法升天,而是四散分散在人世间的各个角落。而你这一代的罗丝继承人,是在血脉基因和灵魂精神都最接近蒂达罗丝的人。他让自己长生不死,大概也就是为了寻找你这样的人!”

    在灵魂和**上都最接近蒂达罗丝?

    “就像蒂达罗丝的一部分灵魂在轮回展转多次后,与你所继承的罗丝的血液融合了。”

    所以大家都把我约等于蒂达罗丝来对待了吗?因为这个原因,费茨罗伊多次与我接触,莫拉对我实施阴谋……伊恩当年轻易的被我收服,也是由于此因吧,连魔界之神的肖兰道都对我态度不一。而我只是如伊恩所说的,体内继承的罗丝在魔族的基因呈显性而已。

    “可是,我已不是罗丝的一族了拉拉罗丝迪法斯已经死了。”我沉下脸,缓缓道。

    “死了?你以为**死了就能结束一切吗?”她笑着:“是的,第一个拉拉死了,不还有你这第二个拉拉吗?”

    “什么意思……?”

    “我大概能猜到费茨罗伊让你重生的方法。”她半盍着眼,一手支着下巴:“他大概是用什么方法取得你原来身体里的附有遗传基因的细胞,然后找个适合的母体,使其受孕,再把你生下来。现在的你是原来的拉拉罗丝迪法斯的再造体,就像□□一样所以你仍保有以前的记忆,而并非如你所想的,是转世重生你并没有真正死去,只要有你的一个细胞,他就可以再制造出一个拉拉来。不过即使再造,也只能是**的重生,即便保有记忆,而灵魂也不会像你现在这么完整了吧!”

    “我……我并没有死……?”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虽然你现在的样貌与以前不完全一样,但还是相似的生长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长相,所以并不奇怪。”她坐正身体,直视我:“而最重要的证据就是,你体内还存留着对你前身的诅咒,那个诅咒对现在的你仍然有效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证明你并不是与拉拉罗丝迪法斯不相干的另一个人!”

    我抚上领口,回忆起昨天在爱姆之家重温的那种痛苦:“但……我之前都不曾发作过啊!”

    “因为我给你身上装了用以抑制的封印!”她直指我左耳的饰物。

    我颤抖的抚上耳际,激动的叫着:“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不是你对我下的诅咒吗?你不是很想让我死吗?”

    “因为你今生的任务还没完成。”

    “任务?”

    “是的。”她异样的眼神嫌恶的看着我:“拉拉罗丝迪法斯是我为了夺取罗丝密宝的工具,她虽然完成了任务,但由于费茨罗伊的介入,密宝仍未到我的手。而阻挠我的费茨罗伊又让你重生了,那么你自然要再次为我所用,以助我夺得密宝。”

    “密宝你的目的果然是密宝!如果你这么想要,就自己去拿啊,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凭什么就要牺牲我的人生!?”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向她冲过去,却被身旁的皮耶一把抓住。

    “密宝我自然会去拿,但这过程中增添些乐趣,也不错啊!”她讪笑着:“而且,你们罗丝的一族人,即使为我所牺牲,又怎样?”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来,高傲的俯视被皮耶压跪在地上的我,阴狠的道:

    “你们这些蒂达罗丝的后代,实在需要一些惩罚!”

    “蒂达罗丝,还有你,你们这些罗丝的后代们,都是丑陋的生物,怎么配得到世人的景仰?怎么配获得现在这样荣耀的地位?”莫拉张大莹绿的眸子,森然大笑。

    “蒂达……你……说什么?”

    “你不也曾是罗丝一族么?你也该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着的是怎样肮脏的血吧!”她嫌恶的瞥着我:“我已从我祖先的手记里了解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那个蒂达罗丝,那个被人们歌颂崇拜的圣之女神官,她的真实身份,是个来自魔界的恶鬼!”

    “你!”我呆住了她知道!她知道蒂达罗丝的真实身份!

    “呵,没错吧!蒂达罗丝,她蒙住了世人的眼,让人们把她当神一样的祭拜,而实际上,她只是个污秽不堪的恶魔而已!”

    “你……如何知道……”她说“先祖的手记”那么,就是创世五贤之一的沙法雷恩格?!

    “是的,我就是在一次偶然中,在先祖的手札里,发现了这一记载……呵呵呵,真是讽刺啊人们纪念了千年的女神,竟是个魔界的人!”她神经质的大笑:“很讽刺,不是吗?你们这些罗丝一族们,看到了这样的结果,心里也很得意吧!”

    不……在我遇见伊恩他们之前,我之前的几代罗丝,并不知晓这样的事实。但等不到我反驳,莫拉神色突然一变,显得阴狠狰狞:

    “不过,我会打破这样的局面!只要我得到密宝那个来自魔界的物质,就可以向世人证实蒂达罗丝,是魔界的恶魔,是污秽之灵,是不幸的象征!哈哈哈哈!!”

    我被震慑住了。虽然自己刚得知蒂达罗丝是魔族之人这一点的时候,也曾想过相关问题如果世人们知道自己所崇敬的创世女神是魔族,会是怎样天翻地覆的状况。但那时,我也只是抱着玩笑的心态去想,可莫拉……她不是在开玩笑,她是在说真的。

    “你……你为何要这么做?”我呐呐的出声询问:“就算她真的是来自魔界的人,但她实际上已经脱离魔族了,而且,她所做的一切确实是为了人界的人类,她没有任何地方得罪你吧!”

    “狡辩!”莫拉大声呵斥:“蒂达罗丝,就是个虚假的伪善者,一个故作姿态的虚荣的妖物!当知道她实际上是个魔族后,还会有谁相信她是否真的在为人类做事?还有你们这些守护罗丝的密宝的一族人,虽然对外是不公开的,但在德里奇公国内部仍享有很高的地位。而你们还要故做可怜,说是因为蒂达罗丝的创世之举,使你们这些后人都不得不背负了痛苦的诅咒……天知道,那些诅咒就是对你们的惩罚!是你们这些魔物侵入人界的惩罚!”

    “我……”我愣愣的看着莫拉。我从不知道她是如此的仇视异次元的魔界生物。

    “可是你又如何呢?”我反抗着:“你现在的身份是个女巫同样是受世人们唾弃、不齿的,那么你在别人心目中与魔族又有什么区别?”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