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3】芳芳的死讯

    两个鞑靼男子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全身上下光溜溜一片,胯下那话儿一览无余。

    两人羞得慌忙的捂住命根子,面对马孝全,他们是既恐惧,又无措。

    “滚~”马孝全瞪大眼睛骂了一句,两个鞑靼男子慌忙逃去。

    场面依然很安静,所有人都看到了马孝全的雷霆手段,在他们看来,马孝全用的是法术。

    “还有谁胆子大的上来闹事呢?”马孝全轻声问道。

    所有人恐惧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原本拥挤的大门,下一刻已经敞开了。

    “很好~~那我现在说一说,我这里招家丁,嗯,女的要四个,男的要两个,一共六人,你们这么多人,我应该怎么选呢?”

    有一个汉人男子大着胆子上前拍着胸脯道:“大人,小的干活卖力~”

    马孝全看了看,问道:“娶媳妇了没有?”

    汉人男子摇摇头:“还没有~”

    “那不要~”马孝全直接拒绝,“没有娶媳妇的男人,我不要~”

    这一拒绝,在场的人立马少了一大半,大家都很失望,更有甚者不满意的叫嚣起来。

    “闭嘴!”北冥霜雪突然尖叫一声,血红色的长发猛然间暴涨数米,将最前方叫嚣的那个最厉害的人缠住。

    众人都吓了一跳,又是后退了好几步,而那个被缠住的男子则惊恐的浑身发起抖来,尽管北冥霜雪并没有用力,但是对方已经吓得尿了裤子。

    马孝全扭头看了北冥霜雪一眼,后者点点头,将长发缓缓的缩了回去。

    “呀~~真讨厌,你竟然尿裤子了~~”北冥霜雪气氛的捏着头发,一脸的嫌弃。

    马孝全笑了:“好了,你去洗一下吧~这里交给我~”

    “嗯~~”

    ......

    马孝全缓步走上前,道:“我刚才已经说了,就要六个人,四女两男,男的没有娶亲的不要,女的没有婚嫁的不要,你们彼此间看看有多少合适的,看完了,拍个人出来和我谈吧~”

    说罢,马孝全将大门关上了。

    屋内,北冥霜雪正在洗她的头发,好在刚才缩回来的时间及时,只沾染了一些,不过女人天生爱干净,北冥霜雪洗了又洗,一边洗一边抱怨。

    “早知道,就将那个家伙的血吸干了,真是的~~”

    马孝全上前,帮着北冥霜雪倒水,笑着道:“估计那人以后心里就有很深的阴影了呢~”

    “相公讨厌~”北冥霜雪拧着长发,问道,“为什么只要六个人呢?而且还都是有家室的男女?”

    “多要了,混进来的人就多了,要有家室的男女,是因为他们会好好的跟着我干,心思不多,以后咱们走的时候,也没有牵绊。”

    “不是说走的时候带走几个人么?”

    马孝全摇摇头:“我想了一下,还是算了,我的队员们现在都在宁远,都跟着悦儿,还有你们,还有那些信徒,人已经够了,再多,就不好管了。”

    “好吧~~”

    北冥霜雪洗干净头发,马孝全拿着布子给她擦头发,北冥霜雪傲娇的道:“相公就是好,嘻嘻~~”

    ......

    马孝全正准备回答,门响了。

    “看来已经有结果了~”马孝全笑着上前开门,门口站着六个人,两男四女。

    “商量好了?就你们六个人?”马孝全问道。

    其中一个男人道:“是的,大人,就我们六个人~”

    马孝全眼睛微微眯起:“确定你们不是一家人?你们也知道我和我夫人刚才的本事了,若让我发现你们有猫腻,那可就对不起了,想必你们也知道,自成为我的家丁,你们的生死,我是有权利来决定的。”

    六个人彼此对视,然后统一道:“是,大人~”

    “呵,看来你们决定了,也罢,跟着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但是我有言在先,你们不管是谁,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在这甘肃镇里惹事,一经发现,不论对错,只有一个字,死!我需要的是绝对的服从,以及低调的行事,明白了吗?”

    “明白~”

    得到这个答复,马孝全这才满意的一笑:“好了,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我这院子够大,将你们全家都搬过来吧~”

    六人一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马孝全见六人不动,又重复了一遍:“我是说,你们都搬过来,嗯,你们是我的家丁下人,也算是我马家的人,你们的家人,我也是可以照顾的。”

    六人大喜,齐齐恭敬道:“是~”

    ......

    傍晚,六个下人便将家人都接进马家。

    第一次住进这么大的宅院,这六家人都显得很是兴奋,尤其是他们的孩子,在院子里打打闹闹,十分的开心。

    正堂内,马孝全和北冥霜雪分坐主座左右,六个下人连同他们的家人,分两列站在两旁。

    马孝全环视了一圈,点头道:“我收了你们六家人,就希望你们跟着我好好的干,至少我在甘肃镇任职这段时间,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当然,我还是那句话,低调行事,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做任何过分的事,否则就是一个字——死~”

    “是~”

    马孝全道:“女下人,一人跟着伺候夫人,一人负责灶房,男丁,一人负责看门,一人负责厨房灶台,另外一人跟着我,嗯,女下人每三个月轮换一次,男丁每两个月轮换一次。”

    众下人齐声道:“遵命~”

    ......

    宅院外,某个茶馆内,几个人聚在一起。

    “妈的,这马孝全果然诡诈,竟然搞出了什么只要六个人。”

    “是啊,不过我们也安插进去两个,想必应该可以探清楚他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魏爷给咱们交代的事情,咱们到底做还是不做?”

    “做,当然做,但是不要用心的做,这山高皇帝远的,魏爷也鞭长莫及,你们也都知道,马孝全怎么着也是一品大员,而且还是锦衣卫执事,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的行事要谨慎再谨慎,魏爷那边得罪不起,马孝全这里更是不能招惹,咱们派的人只用监视他就行了,他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咱们活咱们的,他玩他的。”

    “嗯,好~~”

    ......

    过了几日,大家都相安无事,马孝全由于不参与甘肃镇的管理,所以多半的时间,他都在四处转悠。

    这天,马孝全正在家中吃饭,一个甘肃官员突然急匆匆的找来,说有重要的事情报告。

    叫进来一问,马孝全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京城的马家起火了?”马孝全激动的揪住那官员的衣领。

    “大人,是的大人,起火了~”

    “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半个月前,大人,您松松手行吗?”

    马孝全哦了一声,松开手说了声抱歉。

    “具体是怎样?有没有伤人?马老夫人呢?”

    官员道:“马老夫人和管家马同当天晚上去了魏公公的家做客,所以没有事~”

    “那其他人呢,我的夫人,芳芳呢?”

    官员沉默了。

    “说吧,我能接受~”马孝全淡淡的道。

    官员小心翼翼的道:“大人的夫人,芳芳,连同她的兄嫂,以及兄嫂的孩子,一并被大火烧死~~”

    “噗通”一声,马孝全瘫坐在地下,北冥霜雪直接就哭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早知道就不应该让芳芳去京城找他哥的......”马孝全后悔的抱着头喃喃道。

    官员见状,识趣的悄悄离开。

    良久,马孝全站起身,将已经哭得没力气的北冥霜雪扶了起来,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节哀吧~”

    “相公,我们要去京城吗?”

    马孝全摇了摇头:“不用了,芳芳走的事情曾经和我说过,我当初以为她在和我开玩笑,现在看来,是真的,她是要给我,给马家一个交代,她做到了。”

    “那芳芳的骨灰......”

    “奶奶应该会张罗~”马孝全冷静的分析道。

    “那芳芳我们就真得不管了吗?”

    马孝全皱着眉头道:“写一封信送往京城吧,说芳芳的死,我们已经知道了,想必奶奶也会给娘那边写信告知~”

    “哎,只是可怜小志峰了~”

    马孝全道:“孩子还小,什么也还不知道,至少还和他娘亲没什么太深的感情。”

    北冥霜雪道:“芳芳走的时候,将小志峰托给了悦儿姐,眼下悦儿姐又有了女儿,怕是分身乏术了。”

    “这你就错了,悦儿当初帮家族打理生意都井井有条,两个孩子,她能顾得过来,再说了,有悦儿教育孩子,也很好。”

    “那好吧~~”北冥霜雪叹了口气,“那我让下人做一个芳芳的牌位吧。”

    马孝全点点头,道:“顺便给那个过来传信的官员带去一些感谢的礼物吧。”

    “我知道了。”

    北冥霜雪道:“芳芳这么一死,我突然觉得在这里好无趣了,相公,我想离开了。”

    马孝全道:“不着急,还不到时候,新皇帝应该快要登基了。”

    “新皇帝?是谁呢?”

    马孝全笑着道:“我之前已经给信王去过一封信了,想必他也看到了,接下来,就看他怎么蒙骗魏忠贤了,待他登基之时,我们应该也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嗯,知道了~”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