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和游戏第五十九章 死地(三)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九章 死地(三)

小说:零和游戏 作者:清扬乐渔 更新时间:2018-05-16 10:53 字数:3450
  生命,就像海洋;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血腥的臭味儿; 如同菜市场鱼鲜档口散发的味道。闻之,叫人作呕。血雨腥风之间,心脏,在胸腔里像是玩疯狂过山车似的,360度地翻开了跟斗。  我和萧靖,见状不妙;转回身,反方向撒开了腿,迈开了脚,没命地往前跑。  身后的“行尸”,见到我们的反应;像是触到了开关,也随着跑了起来。只不过,他们在加快速度后,脚步踏地的声音明显更大,更沉。听起来,他们的肌体比医院里的那些同类,更加僵硬、机械、笨重; 像是骨头缝里,灌满了石膏。  行尸群,离我们的距离,在不断地缩短……相较之下,我们,比他们的行动要灵活,敏捷;跑动的速度要更快。但,敌我双方的体力似乎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他们,是一群没有意识和灵魂的走肉行尸; 感知不到疼痛,自然也不会觉得疲劳,是谓何物。  要论打“持久战”,我们棋逢对手,谈不上胜算。  一边奔跑,我的脑子里一边高速的飞转;动用了数以千万计的脑细胞,绞尽了脑汁,差一点儿没把脑子转得着了火,也没想到半条妙计。  我,不由得叹气:身边还有一个萧靖,但愿,他不会像我这么没用,能想出点派得上用场的办法。  眼瞅着,快要到了左侧消防通道的大门;闹不好,我们两个只得原路返回,再图他计。  忽然,感到手臂,被一股大力紧紧箍住,以雷霆之势,猛烈地卷住——紧接着,眼冒金花,视线交错飞旋;像一只陀螺似的,任由那股强大的力波,将我拉扯。  耳边,一阵急促,带着烈烈风响的“乒乓”之音——脑袋,像是在飓风当中兜转了数圈;眼花缭乱地被强行拉入了另外一个,陌生的空间。  等到大脑意识恢复了正常的辩识度,视线终于可以聚焦:才算是看清楚了,自己和萧靖,是让人在同一时间,以闪电般的速度,拽进了一个房间。  我们,气喘如牛,神魂不定地望着屋中的人: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除了采扬和他的贴身保镖立在门口,不远处,大伯和晏晏,在两个保镖的一左一右的保护下,亦是神色错综复杂地望着我。  门口的这二人,紧绷的面部肌肉,不时吐纳气息而颤动的鼻翼,唇口;可以证明,紧张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我和萧靖。  可算是见到至亲了,劫后余生的喜悦,令我满腹涌动着无处言说的激动和狂喜。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趟涉险,总算值得,没有白来。  “扬场!太好了……我,可算是找到你啦……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的表现,称得上是“喜极可泣”之下的语无伦次。  采扬,上前拍拍我的肩膀,连声安慰:“我没事,一点儿事也没有……我,刚才还和晏晏,大伯商量着,要出去找你呢!我,就怕你有事。”  我,欣慰地点着头,自然是信采扬的话。由于开心,展开的笑颜也较平时更为灿烂,明丽:“你安心啦,萧靖一直在我身边。有他在,我想有事都难呢……”  采扬,不置可否地撩了撩眼皮,扫视了一眼萧靖;牵强地露出了一点赞许之意:“还好,他算是有点用。”  我,真心觉得这句评价,实在算不上有多中肯和真诚;倒是能听得出几许不值一顾的意味,让我替萧靖感到些许的不平。  弟弟的一句话,成功地抹煞了萧靖,好不容易想要对他升起的一丝感恩的心肠。  萧靖,双手交缠,抱在胸前,懒懒地往门边一靠; 挑了挑眉毛:“也得亏你杜先生才出现,救我们于水火;要不然等到那些发了疯的怪物把我撕碎,活吞了,你再来抽空给我们办个豪华葬礼什么的,还真挺让你费心的!以你杜总裁的气魄,能力;相信就是葬礼,也能办得惊天地,泣鬼神……”  “你!……”采扬,眸中厉色一凝:“不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了吗?”  “那又怎样?本来也不一定能从这里走出去……”萧靖,讥诮地反问:“我说杜大总裁啊,要么,你忍;要么,你残忍。二选一,您老看着办吧。”  我,看着采扬的眼底,缓慢升腾起的戾气;吓得心跳失常。我是真的有点担心,弟弟会在一怒之下,把萧靖从这个房间里给扔出去,喂了那些“行尸”。再看看,那三个保镖一副随时待命的酷厉神色,也越发笃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赶忙拉住了采扬,对着他挤眉弄眼,明求暗示了半天;怎么也不愿他再和萧靖继续争执下去。  采扬,也深知我意,安抚似地拍了拍我的手背,对着我露出招牌式的淡淡一笑,彰显出几分豁达的胸襟。  萧靖,亦不是得理不让人的;再加上,大家如今共坐一条船,理应同舟共济;确实不是打嘴仗的时候。所以,他也非常识向地见好即收。  他们两个,结束了剑拔弩张的对立之态;屋子里的空气,好似也随之顿时轻松了不少。  萧靖,自顾自去翻房间内设的小冰箱,找纯净水来喝。采扬,吩咐着三个手下,严防死守这道隔绝生死的门。好在,外面虽有起伏不定的僵化的踏步声,倒没有盯着这个房间不放;恰似,视而不见,忽略了一般。  我,看了看大伯,一身华丽的唐装,不见凌乱;只是,面色略显倦意,颓唐。眼光之中,微带消沉的麻木。毕竟,今天是他七十岁寿辰;毕竟,他也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活了大半辈子,本该安乐地怡养天年。却不想在寿宴之上,见到群魔乱舞的怪相,受到了不大不小的一番刺激,亦在情理之中。  晏晏,搀扶着大伯;出乎我预想的平静。即使面有异色,但离“惊骇”的程度,还差着好几截儿呢。这一点,倒是让我有说不出的诧异,和一点点的慰藉。自己理应鲜花着锦,喜气洋洋的订婚喜宴,弄成了这样一场人间惨剧的收场;身为当事人,她镇定的表现,确有大家风范。不愧为,见多识广的名门千金。  “大伯,您还好吧?……”我,走到近前,敬小慎微地问候。  大件,缓了缓神儿,呆滞地打量着我,慢慢从眼角到唇边,荡开一丝不那么充分的笑意:“就目前的情况来讲,算是很好……”  看不到二伯,想必他老人家没能同他们一道逃出来。他的腿脚本就不利索,要想逃离那里实在太难。要不,是身陷于那处人间炼狱; 要不,再幸运点被四叔带走。  晏晏,见我平安无事的归来,欢喜之意溢于言表。  她,笑了笑,宛如一朵枝上悄然绽放的玉兰:“姐姐,看到你没事了,我这颗心才算是彻底落地了……什么都不要紧,只要大家能平平安安地在一块儿,比什么都好。”  我,微微点首,心下赞同。劫波历尽,尚有亲人可守,该是人生最美好的事儿吧。  “我,现在只担心二伯和四叔他们……”晏晏,越说音量越低,口吻之中的牵肠挂肚,隐隐透着最深沉的忧虑。  大伯,听着他的话,黯然无语,如是过耳之风。这与他,平素的睿智善谋,从容不迫的行事作风,截然相反。或许是关心则乱吧;年事已高,精疲力竭,才导致情绪和性格有着这么大的反差?!  我,暗自纳罕:总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质疑什么。  采扬,听到我们的对话,走过来拉开椅子,很随便地坐了下来。  “依我看,二伯他不会有事。肯定和咱们一样,困在了这座楼里。要是没有估计错,他应该和四叔他们在一起呢。四叔,可是江湖经验丰富,什么样的大阵仗没有见过?比这更恶劣的,怕也不在话下。你们呐,不用自惊自吓。”  晏晏,与我对视了一下:内心的想法是一致的,觉得采扬说得在理。只有,歪在沙发上的萧靖,咂巴着嘴,很是不服不忿地撇了撇嘴角。  “那你们,怎么跑到这里的?……这个房间,也是我们家包下的吗?”我,理了理烦乱的思路,问出了也许是最蠢的问题。  采扬,说道:“是的。这间房,是我特定的房间,由苑扬波亲自主持重新装修过的。它的门,是经过多道工序加固,不仅防弹,抗重击;还可以抵御电磁波的干扰。而且,数据网络也是自主独立的。即使外面的通迅系统遭到人为的破坏,也不会影响我们的网络信号和通信信号。我已经报了警,和公司的扬波也联系上了,他会尽快派人赶过来接我们。”他,微微一叹气:“要不是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怕是永远也不会让你们知道;也没机会用到这个房间。”  采扬,话音方落;晏晏,俏皮地一笑,半开玩笑地问道:“你留着这么神秘的一间房,想要干什么呀?不会是‘金屋藏娇’吧?噢……噢……那得是怎样的‘小佳人’啊,要劳师动众地严加保护?……我可逮到你的小把柄了……”  瞧她煞有介事的模样,我在心里基本认定了,这间包房除了它智能化的高端之外;另外的用途,极有可能真是采扬与苑扬波,方便幽会的私人之所。  心中是这样想的,嘴上我可不能这样说;还是得处处维护他的私隐。  “你也未免太过耿直了吧?……他,若是真有意想瞒着你金屋藏娇,总不至于挑这么显眼的地方……何况,他就是要藏,哪里藏不得,偏要藏在你眼皮子底下?……我……都觉得有点笨。”  晏晏,貌似很认真地想了想,“也对,姐姐说的有理。俗话说‘狡兔三窟’,以我家杜先生的能耐,十窟也不在话下呀……”  这是,分明的戏笑之言了。由晏晏的燕语莺声讲出来,立时令压在每个人心头上的千斤重负,减轻了大半。  康德说过:三样东西有助于缓解生命的辛劳,希望,睡眠和微笑。  晏晏,几句语不惊人的调侃,洋溢着对未来的丰满希冀和乐观态度;对于心情如此低落,沉重的我们而言,倒是一剂振奋生命的良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欧博娱乐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欧博娱乐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零和游戏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