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记第卅一章 湈一湈九

  1. 背景色
  2. 字号
    默认 特大
  3.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4.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5. 帮助
  6.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卅一章 湈一湈九

小说:康记 作者:陆云歌 更新时间:2018-05-16 10:59 字数:4005
  “哈哈哈哈,天命在吾,天命在吾!”范期时站在犬神堆无数战士的中央喊到。  贺逍身死的消息成为整个大胤末期传的最快的消息,纸条,绢布,暗码,蛾子将他们在三确定的消息飞快送到自己的主家或者买家手中。  范期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好在犬神堆顶,徐歌阳的搜寻让数百士兵都看到了血泊中的贺逍,军营里藏着的无数线人,立刻不惜自己的生命将消息送了出来。  “武旷,贺逍可是放过了你啊!”范期时狂笑之中对着武旷说到。  “军师,会不会是假消息啊。”武旷虽然不太明白,但是他有点担忧,要是贺逍诈死,那可就要让人看范期时一个大笑话了。  “为什么要是假消息?凭什么?”范期时摇晃着脑袋对武旷说到,各路诸侯推诿甩锅借刀杀人,贺逍也是其中之一,他有什么目的做这样的事情?消息传的如此之快,只可能是从徐歌阳那里传出来的,正主都没有隐藏消息,怎么会是假的?  武旷低头称是,面前状若疯癫的范期时才是他最担心的,不到十天时间,范期时整个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原来的范期时有一种策士独有的阴暗和压抑,那现在他就更像是一个失败的政治家,知晓了一切后肆无忌惮。  范期时稍微注意了一下他,就立刻止住了笑,按着他的肩膀说道:“别担心,我现在很好。”  他可不是很好么!要是原来他比起袁宏道只是略胜一筹,现在起码稳压他两个等级!  正因为很好,他明白了原来一直不明白的事情,改变了原来的一些看法,甚至于面前的世界,在他眼中已经变了。  话说完之后范期时又想起了什么,这段时间他一直有这种情况,原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哗”的一下铺开展现在他面前,他只要想到,就会将其分析个明白。  是故,范期时凑到武旷耳边压低声音说道:“成关之后有不少人在你面前说一些奇怪的话吧?把他们都记下来,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以后对你有好处!”  武旷懵懂的点了点头,是有不着迷血家族的外家,小家派人来找过他,并且进行了一次次的试探,可是武旷并不清楚他们想要知道什么,只能随心答话。  现在范期时一说,他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范期时抬眼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胸口,道:“瞧你那点出息,那不是我们的人,那是你现在了解不到的东西。”  武旷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对范期时的信任已经到了骨髓之中。  闲聊了这么几句,范期时对他说起了正事:“一开始的所有计划都不变,你按着第一次告诉你的做。”  武旷应是表示自己明白了,范期时拿出了一个小轴,叹了口气,对他说道:“你把所有的事情昨晚,就打开这个吧。”  这个是他想了很久之后给武旷的,他对武旷还是有点担心,这个人很对他脾气,不能就这么死了,更何况……  武旷接下了那个卷轴,认真的放在了身上,范期时没有多说什么,立刻转身走去。  智者的一切他们这样的粗人不是很懂啊,武旷心里想到。其实他并不知道,不懂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齐无梦现在就在尝试摧毁一个人的幸福,他和钱起坐在镇天一家花楼上,下面姑娘唱着曲子,他们两个似有若无的谈着些很玄乎的事情。  来到镇天之后,齐无梦很符合钱起想法的用尽办法接触上层权贵,虽然经过镇天大变之后,列侯九卿都死了个七七八八,可是还是有些苟活下来。  齐无梦进入了他们的密室,和他们交谈甚欢,有时候他是一个商人,有时候他是一名刀客,有时候他又是一个游历的青年。长袖善舞徘徊于众人之间,骗着那些有钱人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送给他可爱的黄金。  齐无梦用指甲挑出一枚银钱,在钱起眼前晃了晃,忽然指着钱起哈哈大笑。  感到莫名其妙的钱起看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好好听着我接下来说的话,这对你以后有好处。”齐无梦笑完之后将钱丢给一旁的小厮,那个小厮很有眼色的走了下去。  “你觉得我这段时间在干什么。”齐无梦问他。  “我记得公子您在结交权贵。”钱起很是老实的回答道。  “为什么要结交权贵呢?”齐无梦眼中划过一丝精光。  “为了能在以后通过他们接触到想接触的人。”  “还有?”齐无梦拿起筷子,夹起一点点菜,横在他们两人中间。  “为了…以后利用他们。”钱起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一点也没有说对。”齐无梦甩了一下筷子,刚才哪一部分有点地方不是很精致,他在有钱的时候不吃这种东西。  钱起立刻端端坐正,说到:“公子您讲。”  “我只是为了骗钱而已。”齐无梦笑道。“他们都快要死了,怎么会有价值呢?”  钱起愕然。  “他们中还是有聪明人的,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想着用钱来买条命。这个时候就是我这种人的机会,虽然我不在乎这点钱,有钱总比没钱好。”说着他弹了一下前面的银制酒杯,发出一声脆响。  “就像现在这样。”接着他带着一丝戏谑说道:“你再想想,刚才我拿着那个那几个钱在你眼前晃的时候,你在看什么呀?”  钱起脸有点红,他感觉自己丢人了。  齐无梦猜出了他的心思,道:“这有什么,现在这样色局势我也做不了什么,只有等一个短暂的平衡,才会有人在乎我。”  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情,微微前倾身子问向钱起:“你知道怎么评价一个谋士的能力吗?”  钱起睁大了眼睛,摇了摇头。这种事情知道的人会有知道的用法,不知道的人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他一开始就是不知道的人,自然不知道。  “你看我刚才将那枚钱,递给那个小厮,他就下去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影响,这就叫一湈。”  “那个小厮下去之后,遇到了一个新的客人,将他带到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位子上,一个人通过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产生了影响,这叫两湈。”  “能达到几湈,就有多少能力,这勉强算是衡量一个谋士能力的标准吧,所以才把这种揣摩人心,操控他人的方法叫湈术。”  齐无梦说完,拿起那个银制酒杯,看了一下杯子上的花纹,转过杯子泯了一下。  “那也算不是很难啊,为什么您说这种人的时候都很慎重。”钱起有些疑惑,这样的话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轻松达到三湈,为何齐无梦说起袁宏道的时候,六湈就如此郑重?  齐无梦渐渐严肃了起来,他的声音变得更小,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衡量一个谋士的时候,是看他能注意道几湈,天演让顶级谋士少思考很多东西,阳神可以加快他们的思考速度,他们和我们在乎的不一样。”  “保证自己不被影响,自己能察觉身边多少人的变化,才是衡量他们的标准。”  钱起恍然大悟,连忙给齐无梦添满酒,他忽然听到齐无梦说:“你就不想知道,我到达几湈了吗?”  钱起吃了一惊,连忙放下酒壶说道:“不用,不用。”  齐无梦也没有再说什么,他还是有些话藏在了心底。不管是几湈,总有些人是无法被影响到的,那样的人一旦修习阳神,就是最好的谋士。  这样的人齐无梦只见过一个,就是让他来的人。  刚才还被人感叹六湈的袁宏道,现在坐在他的案几前面,百无聊赖的逗弄着他前面的那只猫。  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这是如今九华宫主人,大胤王朝皇帝的猫。  当然,这只猫的主人受到的尊重并没有比这只猫多多少,他现在正躲在大殿柱子后面,看着袁宏道对着猫做出一个又一个动作。  一名关西的士兵走上前来,推一把小皇帝 ,把他推了一个趔趄。就这样,胤的天子毫无形象的趴在袁宏道面前。  一个太监连忙过来扶他,袁宏道抬眼看了那个太监一眼,继续逗弄那只猫,他叫猫放在自己的腿上,静静的挠着猫肚子,很快,猫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袁宏道很是满意。  “陛下这猫不错,赐给臣如何?”袁宏道笑着说道。  “卿……喜欢就,就拿去。”小皇帝爬起来害怕的说道。就算袁宏道已经在这皇宫里住了几个月了,他见到袁宏道的时候,依然是这副害怕的样子。  “臣把这只猫拿去,陛下是不是就要调动关中禁卫,杀了臣啊?”袁宏道起身,将猫放在一边,忽然的大声的问道:“嗯?是不是!”  小皇帝立刻下的软在地上,袁宏道从案几后面走到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怒道:  “别再演戏了!唐唐天子整天做出这样的姿态不可笑吗?你要是真的怕我恐怕早就让你边上那个绝武对我出手了吧?”  他的目光扫到那个太监身上,问道:“鹄公公,陛下有没有让你就这么杀了我啊?”  下面两个人的脸色同时变了,变得十分难看,那个被称为鹄公公的太监立刻挡在了皇帝面前,他感觉下一刻袁宏道就要图穷匕见,干出一点可怕的事情了。  “你杀的了我吗?”袁宏道不屑的说道。  那个太监阴着脸说到:“你不要欺人太甚!匹夫一怒,尚能血溅五步!何况我身后的是天子!”  袁宏道对着二人哈哈大笑,笑声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匹夫一怒,何况天子?哈哈哈哈,天子就贵过匹夫吗!人生有命各凭本事,少给我说什么高低贵贱,到现在你们也是不值一提!”  说着,两旁冲出来无数弓箭手,刀盾兵,两名绝武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一左一右站在袁宏道面前。  小皇帝的脸,更白了。  “大不了一死而已,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那个太监说到。  “你说你死不死不算?你呀,要看你后面的主子,愿不愿意死?”袁宏道说道。  “鹄公公,社稷要紧啊!”小皇帝抱着胡公公的袖子,哭着说道。袁宏刀不由得又撇了撇嘴,心里想到:真没出息。  “袁公还可能放过我们吗?”那个太监苦笑了一声,“一开始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我就想到有今天了。”  当初是小皇帝硬求着让他联系关中禁卫,对关中禁卫根本就没有控制力的皇家自然没有得到搭理,那几个主要的校尉,转手就将小皇帝卖到了袁宏道面前。  “不要这么急着死去,这样不好。”袁宏道转过身去,手按在案几上的那沓纸上说道。  “你都想要什么?”小皇帝立刻反应过来,想要抓住这个活命的机会。  袁宏道等的就是这句,他在鹄公公绝望的眼神中将那叠纸递给了边上一名士兵,让他拿上前去。  鹄公公先接过那一叠纸,刚看了一眼,就怒道:“不可能!”说着将那叠纸甩开。  小皇帝抢着将那些纸收拢起来,嘴上说到:“可能!可能!袁公不要听他的!”  等到他收拢起那些纸,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双手颤抖了起来,先帝死得时候给他说的那些话,那些一定要他记住的东西,几乎都在这张纸上。  袁宏道听着小皇帝手中的纸张哗哗作响,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他张开嘴,浑厚的声音到达殿堂的每一个角落。  “仔细想想吧,只要凑齐这些东西,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就当做没看到,说不定还不会告诉王上,你可是占了大便宜。”  小皇帝软成一团倒在地上,无力的说到:“好……”  袁宏道满意的笑了,迷血家族的少令们一开始争抢的那些东西,现在就这样落到了他手里,世事变迁谁说的清楚,只有自己一直清醒,才可能永远站在潮头不掉下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欧博娱乐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欧博娱乐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1. 目录
  2. 书评
loading

康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

欧博_欧博线上娱乐_欧博娱乐平台